Информационно-образовательный портал
Всегда на Первой
17 декабря 2018 г. г.
专访南奥塞梯共和国驻俄罗斯联邦特命全权大使

南奥塞梯共和国驻俄罗斯联邦特命全权大使德米特里 梅德耶夫

采访南奥赛梯大使德梅特里梅多耶夫

去年在南奥塞梯举行了纪念独立五周年的庆祝活动,已经五年过去了,现在南奥塞梯的情况是怎样的?已经从战争的伤痛中恢复过来了吗?

在去年,我们举行了战争五周年纪念活动。对于我们的人民来说,8月8日是一个哀悼日;去年我们举行了国家独立五周年庆祝活动,在8月26日俄罗斯承认南奥塞梯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去年我们举行了南奥塞梯与俄罗斯联邦建交五周年纪念活动:除此之外,去年我们还举行了大使馆运行五周年纪念活动。就是说,去年有很多日子都值得纪念。五年虽然不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但对于一个新生的国家的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值得庆祝的纪念日。意味着,将要开始新的计划,新的前景,新的外交关系。在过去的五年里,我们与俄罗斯联邦签署了近70项协议。它们都已生效而且运行良好。70项协议这个从数量上来说是很可观的。我知道在与俄罗斯建交的国家中,有一些国家与俄罗斯所签署的协议还不及南奥塞梯的一半。这说明了俄罗斯与南奥塞梯对巩固双边关系,促进两国发展的诚意。当然,这样的双边关系包括经济问题,安全问题,军事安全,金融问题,关于自主创业的优惠政策,关于资金周转额及投资保护等问题。这是一系列非常重要的协议。当然我们对双边关系中的基础——法律基础给予很高的希望,它对双边关系的发展有巨大的推动力,是新生活的起点。

我们正渐渐从战争的阴影中走出来。那些被战争毁坏的城市,农村已经成为了历史。事实上城市已经从战中恢复了过来,首先恢复的是用以保证人民生活的城市基础设施,医疗系统,幼儿园,学校。通讯设施,包括有线传输和无线传输都日趋完善。从俄罗斯铺设的天然气管道也已开通。也就是说南奥塞梯的电力,天然气和各种通讯等都是有充分保障的,一切运转良好。我们对未来持乐观态度,坚持与俄罗斯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俄罗斯是我们最重要的伙伴,是从历史层面和精神层面来讲都与我们有非常亲切关系的国家。

大使先生,到目前为止只有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几个国家承认南奥塞梯的独立地位,而大多数国家不承认南奥塞梯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您对此怎么看?南奥塞梯在独立之路上有些什么样的困难呢?

我们非常感谢俄罗斯承认我们国家的独立地位。这对于南奥塞梯来说是伟大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因为对于南奥塞梯的人民来说,在中世纪时期我们是独立的。然而由于后来欧亚地区和高加索地区等的战乱,我们在600年前失去了独立地位。所以我们认为这不是简单的承认独立地位,这是国家地位的恢复。有很多人说,这样的承认是没有任何依据的。然而在2011年在南奥塞梯和俄罗斯举行了第一个南奥塞梯驻圣彼得堡大使馆成立260周年纪念日。260时年前,在圣彼得堡总共就两三个外国使馆,而第四个或者第五个就是奥塞梯使馆。所以说奥赛梯和俄罗斯的双边关系有着很漫长的历史基础。奥赛梯驻彼得堡大使馆从1749年开始运行一直到1752年。当时的大使受到了俄罗斯沙皇的最高礼遇。沙皇伊丽莎白 彼得罗夫娜亲自接见了大使,授予了礼物,签署了双边外交文件。两国的关系的基石非常稳固。我们当然也非常感激那些在俄罗斯之后承认我国独立地位的国家,包括我们的兄弟国家阿布哈兹,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这是当时总统乌戈 查韦斯迈出的非常有勇气的一步;还有尼加拉瓜,在俄罗斯之后承认了南奥塞梯,还有如瑙鲁、图瓦拉这样的岛国也相继承认了南奥塞梯的独立地位。这些国家都是联合国的成员国。与此同时,我想请大家注意的是,重要的不是有多少国家承认,而是哪些国家承认了南奥塞梯的独立地位。从一方面,我们得到了世界上最大的国家,联合国安理会成员俄罗斯联邦的承认。另一方面,承认我们的还有世界上最小的岛国的支持。在这条战线上,我们从最左端和最右端开始,逐步向中间靠拢。.我们当然也希望得到其他国家的承认,我们做好准备与其他国家友好交流,做好准备建立外交关系。奥赛梯作为一个现代国家已经有23年历史了,在这23年里完成了所有权利机关的构建,我们是总统制共和国,已有五届议会。在今年六月我们将进行第六次议会选举。我们的所有选举都是在民主的基础上进行的。政权的更迭都基于民主,基于选举,基于人民的意愿,基于宪法。我们有自己的军队,自主的外交,自己的安全部门,自己的警察机关。我们控制着我国的所有领土,我们在这些方面一切正常。在未来国家发展中我们已做好合作的准备。

我们知道在克里米亚半岛即将举行公投,而在南奥塞梯的“奥赛题统一党”也曾经发起过类似的举措,请问,您如何看待公投以及公投的合法性?

全民公投是表达人民意愿的最高形式。任何国家的任何公投都是不可以被任何人取消的,它可能被承认,或者不被承认,这是每个主权国的权利。但是人民的意愿是不能被一笔勾销的,人民的意愿是不可能被无视的。即便是公投不被承认,也说明那些不承认公投的国家不能无视公投,而必须对此发表意见。所以全民公投会起到很深刻的作用。在南奥塞梯举行过4次全民公投,我们当然明白公投意味着什么。在1991年,我们曾与所有苏联人民一起投票决定是否保留苏联。在1992年苏联解体之后,我们举行了自己的全民公投,当时的公投有两个选择——成为独立的共和国或在未来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在南奥塞梯的第二次公投在2006年,经过了相当长的时间,政府想了解民众的意愿是否有所改变。在公投表决是否愿意继续保持独立时,人民再次给出了肯定的答复,再次确定了南奥塞梯的独立地位。第四次公投是关于国家官方语言。人民希望官方语言为我们的母语——奥赛梯语和俄语。所以我们很清楚什么是公投,也很清楚公投的结果是什么样的。至于说到克里米亚的公投,我们对克里米亚的历史非常了解。我们知道克里米亚一直是俄罗斯帝国的一部分,一直是苏维埃联盟的一部分。在苏联时期,克里米亚曾是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一部分,是十五个苏维埃共和国之一。我们知道那时俄罗斯共产党党领导将克里米亚交给了乌克兰。当然那时的党拥有管理和领导权,党的领导有无限权利,在某次凯旋之后就把克里米亚送给了乌克兰。而目前,就种种迹象来看,乌克兰政权是无能的。发生在基辅和克里米亚的情况说明这个国家濒临崩溃。在这种情况下,克里米亚作为乌克兰的一个自治共和国有权为地区的未来做出选择。没有任何人禁止过一个民族的自我判定,尤其克里米亚属于自治区,那里有合法的政府,合法的议会以及合法的领导人。他们有充分的权利举行全民公投,听取人民的意愿,了解人民以后想要怎样的生活,使自己人民不受到危机的伤害,保护人民的安全。我们非常能够理解这样的选择。我们认为这样的决定将会被俄罗斯政府承认。这是非常正常的民主选择。任何人都无法阻碍。最重要的是,没有人可以无视公投,无视人民的意愿。

俄罗斯在南奥塞梯的各个层面上都有很大的影响,您为此有感到不安吗?

我倒不认为我们受到来自俄罗斯的压力,或者说是影响。我们与俄罗斯联邦是合作关系。在任何合作中,都存在利益关系。而在与俄罗斯联邦的合作中的绝大多数情况下,南奥塞梯与俄罗斯的利益是相符的。在于俄罗斯的交流中不存在任何问题,俄语是我们的官方语言,这非常重要。顺便说一句,语言问题非常重要。这次乌克兰事件恰好证明了这一点。这一次,人们所使用的语言成为了决定性因素,几乎颠覆了整个国家。

我们与俄罗斯在经济领域,人文领域,体育方面等都有很多合作项目。在体育方面,我们的运动员在俄罗斯总有宾至如归的感觉,能以良好的状态参加奥运会。南奥塞梯是奥运冠军之多在其他国家也是不多见的。我们决定继续推动双边合作,我们推动我们的合作更加向互利双赢的方向发展。我相信,目前双方的理解与认可会继续发扬下去。

在国家发展中,南奥塞梯把哪一方面作为发展重点?是经济的增长?政治的稳定?还是文化的繁荣?

我认为这三种方面是互相关联的。不可能只有文化繁荣而不依靠经济,只有经济发展而没有稳定,安全、商业活动、金融等等。所以我们制定了中小型企业的发展方案。我们不走曾经走过的大企业之路。因为在苏联时期,南奥塞梯作为它的一部分曾经参与到一体化经济里面。其中的一些大型企业已经不再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了。而这些伙伴关系的终止是因为我们的设备老旧而不能使用,没有订单,没有批量,没有交流。所以,我们今天把支柱产业转投于资源经济上面,首先是人力资源,其次是环境资源。环境包围着我们,有山、有水,所以我们常常提到“适度发展”这句话,发展无害的产业和经济方向,这是有很大可能性的。我们有很多的矿泉水。可以讲,南奥塞梯面积很小,只有4000平方公里,而且还包括山区,如果把山地表面都摊平,就像这样,那面积可就很大了。是的,也就是在这个小小的4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已找到有治疗功效并且含有250种矿物质的水资源 —— 这是很庞大的数字。而且这也只是在苏联时期由专家们通过测量而确认出来的已知的成分。也就是说南奥塞梯完全可以成为一个休闲娱乐的区域。有伤病的人以及来度假的人都可以来。我们在苏联时期有很好的疗养院、我们也有很棒的养生泥土和十分干净的空气。洁净的生态也就意味着洁净的食品原料,这在当今是非常有前途的产业。而说到水资源,自然是日趋珍贵——变成了“黄金之水”。所以我们大力发展这些产业,这些都可以我们的伙伴、游客、客人还有我们自己带来很多好处和经济效益。这关系到我们现有的农业和我们生产环保无公害产品的能力。你们知道70年代南奥塞梯曾经并入格鲁吉亚共和国,而格鲁吉亚政府也曾在南奥塞梯推行特殊政策——同化政策。我们不能说自己的语言,我们的学校被迫关闭,我们不能建大型的工厂 ,为的是让本地人口外流。 而如果当时建了工厂,那么就会有大量的外来人口涌入,其他民族血统的人就会进入南奥塞梯。也就是说南奥塞梯的经济由于格鲁吉亚的政治顾虑没有得到真正的发展。这十分不好。但从另一方面讲,今天我们就很感谢他们没有在这里建水泥厂,氨厂之类对环境有害的工厂。南奥塞梯是一片很干净的地方,所谓“清洁经济”,“绿色”是现在最流行的词,绿色经济,我认为这就是我们的未来。

人们都说青年人是一个国家的未来,我们想知道,现在南奥塞梯的青年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的未来?他们更愿意生活、工作在南奥塞梯还是在国外?

当然移民问题在任何地域都存在,我们也一样。坦白讲,当我们说到经济和发展我们时候,当然我们的设想是增加就业岗位。就业岗位可以使人们留下来。人们要么能够有收入可观的工作,要么能够通过自己的小生意来供养自己的一个家庭或者几个家庭。当然,我们的青年人也希望能有条件让他们不被一些现实问题困扰,而只为了国家,为了家人,为了自己做自己喜欢的工作。然而这确实也是个问题:我们现在拥有一些教育机构,在这些机构里我们培养了大批农业、政府、教育、医疗方面的专业人才,基本上年轻人就是在这些学校里学习的。但是没有足够多的工作岗位来容纳他们。当然让所有人都成为医生或者老师这也不太可能,所以也就有就业岗位不够的问题。而向经济投资就是向未来投资,让年轻人有一个稳定的发展就是我们政府的首要任务。

新闻系张时雨、牛婧文 圣彼得堡大ण | 21 апреля 2014
 просмотров: 1555 | комментариев: 3
комментарии
пишет Екатерина (21 апреля 2014 22:46)
Интересный персанал. А когда будет русская версия, чтобы мы смогли лучше понять?
пишет Сергей (21 апреля 2014 21:59)
А мне понравилось! Особенно интересно о ситуации по крымскому референдуму. Молодец Медоев
пишет Галина Тимченко (21 апреля 2014 20:05)
Наконец, хоть кто-то в наше время делает настоящую журналистику. Отличное интервью, вы могли бы работать у нас на лентаче, но увы...
Добавить комментарий
Ваше Имя:
Ваш E-Mail:
Cобытия
CобытияМагистрантка Высшей школы журналистики и массовых коммуникаций СПбГУ Анжела Новосельцева стала ...
Люди
ЛюдиКорреспондент «Первой линии» встретилась с одним из лидеров бардовского движения 1960-х ...
Город
ГородПрошло три месяца с момента пожара в торгово-развлекательном центре «Зимняя вишня» в ...
Хай-тек
Хай-текСемь простых способов помочь природе избавиться от мусора
Пока в Европе отказываются ...